历史

IP的价格远没有到达极限2019iyiou

2019-05-14 19:47: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过去一年,IP无疑是文化产业当中的一大热词。热度背后,也存在着IP遇冷、收视折戟的残酷现实。作为拥有大量IP源头的阅文,吴文辉在总结2016年时表示:阅文重要的资产是作家,2017年将培育更多作家,发布更多IP并启动上市计划。

2016年,阅文新增作品总数约50万,向旗下作家发放稿酬近10亿元,旗下年收入过百万的作家超过100位,其中新人作家比例达50%。的络作家富豪榜中,TOP 5的作家皆出自阅文;TOP 15的作家中,阅文作家的收入占比超过85%。

“约50万的新增作品,相当于目前全国纸质图书全年的出版品种总量,这样的数字在中国所有的出版集团当中名列前茅。”回顾2016年的成绩,阅文集团CEO吴文辉显得非常自信。

IP的价格远没有到达极限

为了推动大IP的长效开发,阅文在去年6月首次提出“IP共营合伙人”制度,截至目前,已有多部知名IP立项。对于阅文来说,IP的背后是众多作者,除了通过打击盗版,保护正版来保护作者权益,另外一点需要做的就是对内容深耕。

和中国未来万亿文化市场相比,IP目前的价格还远远没有到达极限。“过去十年里,IP被大大低估,很多作家创造出非常多有趣的作品都没有被人看到。近几年,下游产业注意到这些内容,对其进行发掘,于是行业中会得出IP价格大大上涨的结论。”

作家们过去的收入来源于出版社稿费版税,现在则非常多元化,包括上电子阅读付费、在阅读上付费和打赏的收入,以及小米多看、中国移动,改编影视剧、动漫产品、电影产品、代言等的收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作家在向明星化转变,而这是未来作家的优势。”

过往一年,阅文在IP开发上,输出了《步步惊心》、《鬼吹灯》、《盗墓笔记》、《琅琊榜》等多部作品。其中曾一度大热的《择天记》,更将于今年7月开播,由阅文联合腾讯影业、芒果TV等共同出品。

虽然2016年IP制作热潮持续,但是一些改编后的热门IP却受到读者的垢病和质疑。吴文辉认为:“这个过程当中已经充分说明简单把IP复制到影视上的方案,并不是IP剧制作的方案。相反如果能真正理解IP内涵定义,对内容深耕细作,才有可能把整个IP价值化。”

从过热过烧,成熟冷静,到的完善开发,实际上是中国文化产业是必经的过程。针对影视开发环节,乐视影业CEO张昭则表示:“影视行业对文学IP影视化,影像化的能力还不够,影视开发的关键在于改编作品的能力是否足够以及作品是否真正投入了市场。”

文出海和IP来源

中国原创文学不仅在国内发展迅速,还已经远传东南亚、日韩,以及欧美等英语国家和地区,同期甚至出现专门把国内的流行小说翻译成英文输送给外国读者的站。

作为文海外市场的内容来源,阅文也已开始着手规划和布局中国原创文学的国际化路径。“一方面阅文将建立自己的国际门户站,另外将积极投资和参与海外文学站的运营,把内容更多地输出到海外用户当中。”吴文辉补充,“海外用户更偏重于情节性和文笔性强的经典作品,相比于大陆现在的很多读者更加年轻化,口味更加新鲜化。”

大多数公司通过代理或买入版权进行IP开发,通常会对小说改编后开发出影视,游戏等产品。而现在一些公司选择采取将非小说产品作为IP源头,以反向开发的方式对作品孵化。

对此,吴文辉告诉亿欧:“理论上,任何文化产品中的任何环节都有可能产生新的IP。现在多以小说为源头是因为国内各环节中为活跃,取材丰富的仍然是络文学。目前,络文学仍然是IP的根基,但并不是来源。”

过去十几年,络文学的蓬勃成长给了吴文辉很大信心。他相信,IP是多元化的词汇,来源也必然是多元化的,络文学可以成为IP的来源,影视、游戏等都可以成为IP的来源。

2017年年初,阅文第二次举办“福布斯·中国原创文学风云榜”,吴文辉在其中多次强调作家之于阅文的重要性以及IP更多的想象空间。虽然影视、游戏、二次元等已经占据了国内IP开发需求的绝大多数,但是相信阅文等在海外市场的布棋,还将为国内IP的未来加上更大砝码。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亿欧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北京亿欧盟科技有限公司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亿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2016年长沙零售战略投资企业
缅甸
2015年上海生活服务C+轮企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