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

食材供应链O2O走在生死边沿

2019-05-15 03:25: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继今年4月初,老牌生鲜电商美味七七宣告破产倒闭以来,生鲜O2O领域的大玩家都频传负面信号,天天果园陆续关闭线下门店,本来生活旗下O2O项目本来便利业务终止,果食帮因补贴大战伤了元气,弹尽粮绝后停业结束。中国农业生鲜电商发展论坛上泄漏的数据显示,全国4000多家生鲜电商企业中,88%亏损,7%巨额亏损,4%持平,而实现盈利的只有1%。熬不过这个资本寒冬,生鲜O2O面临的只有死亡的悬崖。一位还未曾从破产清算阴影中走出来的生鲜玩家感慨道。

专注净菜、半成品菜配送的食材供应链O2O是生鲜O2O的一个分支,大玩家都走不下去,垂直领域的创业者们日子就更难过了,停运、破产、被收购,走在濒临生死的边缘。

大多数玩家崩盘退场

半个多月前,半成品净菜电商青年菜君,曾拿到真格基金、中国平安等B轮融资的明星创业企业遭遇投资方临时跳票,发不出工资只能遣散部份员工,面临资产清算或分拆。

就此向青年菜君创始人求证,对方表示还在解决的过程中。

其实在这之前,已有多家食材供应链O2O默默走向消亡。

据《IT时报》不完全统计,食材供应链O2O集中在2014年获得风投,当时正值资本春天,但如今绝大多数玩家都止步A轮或B轮,有的甚至还没等到投资就被淘汰了。

大厨、食材管家等B2B玩家已倒下,饭店同盟也在去年10月被美菜收购,当时美菜刚完成数千万美元C轮融资。

再来看看B2C玩家,除前途未卜的青年菜君以外,专注西餐半成品配送的新味从今年3月以来一直处于业务停摆状态,从卖菜起步的小农女自2014年9月停业后折返市场,转型做B2B。

如今看来,B2B玩家只有美菜在今年6月艰难地拿到了融资,而背靠望湘园这棵大树的B2C玩家我厨正在积极扩张,在上海做到每日单量5000单以后,准备进入北京、深圳等城市。但就在8月16日,望湘园发布了2016年半年度报告,净利润同比2015年上半年上升237.93%。财报信息显示,剥离去年同期亏损的我厨是望湘园实现止跌反升的主要原因之一。我厨一开始是望湘园的子公司,去年下半年从望湘园剥离后独立运营,同时归还了望湘园此前借出的3958.3万元资金。

我厨由餐饮连锁原微集团创立,也就是说,我厨与望湘园、旺池等餐饮品牌都是亲兄弟,同一个老板,资源可共享。我厨能在短时间内做到如今范围,主要得益于望湘园在餐饮业多年深耕的资源。

赔了二三十万 只换来每天二三十单

2三十万的成本投入基本打水漂了,一年时间做下来,每天还是只有20到30单。这一年对90后的苏子(化名)来讲,为难熬,饱尝了创业带来的巨大压力。

从菜品研发、工商证照的办理到客服,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她需要同时承当各种角色。由于市场没有放开,相干的监管细则没有出台,光是办证都让她跑断了腿。屡次和市场监督管理局打交道,还是没有将证办下来。蔬菜切配问题不大,只要有餐饮卫生许可证就行,但肉类需要上浆加调料,这就要按预加工产品标准申请QS认证,因为净菜配送的品类很多,常常需要申请不同的QS认证,比如用在鸡丁上的证就不能用在海鲜上,不同证照对加工厂的面积、装备都有不同的要求。

为了把证办下来,苏子曾经看了很多商铺、居民楼,想要自建中央厨房,但冷柜、切配人工成本都是投入,还是迫于成本的压力,找了加工厂来代工。苏子说道,其实现在市面上很多做净菜配送的公司,都没法做到证照齐全,看包装纸是否有QS标识就知道了。

一份净菜的价格已接近于叫一份外卖,拿回来还要花时间下厨、洗碗洗锅,频次肯定要低于叫外卖,家庭里做出买菜决策的一般又都是老人家,他们对价格十分敏感。如今,苏子选择先把创业的项目搁置,找份工作糊口。

死穴难解:市场未熟,成本投入是无底洞

毋 庸置疑,生鲜O2O的投入成本一直居高不下。大厨前员工算过一笔账,每个月毛利仅能覆盖仓储、分拣、物流本钱的三分之一,这还不算采购、销售、行政、财务、运营等人工成本和平台补贴。他们当时已经将毛利做到50%,但还处在不断的亏损中。

目前,我厨在上海市场的每日单量达到了5000单,员工人数也达到了500人,还在持续招聘配送员。从2万多平方的中央厨房建设,到自建冷链物流,我厨开始形成一定竞争壁垒,但也为此投入了巨额资金,我厨市场部给出一个保守的数字:1亿元。

其中,成本难解的死穴是冷链。市场还没有成熟,由于基础的冷链都还没准备好,现在普通物流大概占到电商商品本钱的17%到18%,更别论冷链的本钱了。O2O行业专家黄渊普表示。

在母公司资本的支持下,我厨选择自建冷链,每天冷链物流车都从青浦的中央厨房将包装好的食材送到配送点,然后由小蜜蜂(配送员)负责一公里。但是,大多数创业公司都会选择第三方的物流公司配送,除不能控制送货时间增加菜品损耗以外,成本也相当之大。

针对B端的创业企业仿佛活得更好一些,因为有稳定且大量的订单来平衡成本。市场还在不断培养过程中,我厨也并没有放弃进入B端市场的念头。

中药能治痛经吗
益母颗粒的成分
月经量少的中药调理
分享到: